在职博士的教育随意化剖析

  • 来源:智库教育
  • 时间:2021-04-01
  • 1

教育的随意化在在职博士这个群体中表现的更为明显,因为在职博士教育中的上课时间基本上都是一年,剩余的时间就是由在职博士自己自由支配,然而在学术方面学科规训的束缚,导致在职博士在学习中更多的是一种循规蹈矩,很少去进行创新,更没有突破可言,这样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在职博士的能力,使得他们对科研的兴趣不高,反而去到别的角色领域中,这时,如果不能及时的处理好各角色之间的关系,那么就很可能会导致在职博士出现角色冲突的问题。

Mcihel Foucuatl在他发表的研究中提到:“学科构成了话语生产的一个控制体系,它通过同一性的作用来设置辩解,而在这种同一性中,规则被永久地恢复了活动。”他在多部作品中有揭示出利用考试、评分等级制度等教育模式和方法将学生塑性,逐渐完成了对他们的规训。如今学科分工这么专业化,再加上对于学生的规训教育,各类学术已经变得越来越分化明显。

几乎每一门学科都在运用各种研究方法、研究理论假设等为自己构建自我话语权,同时加上严格的专业训练也就是我们提到的规训方式,以期获得别人的认同。可是,学科规训并不是以运用何种手段来判断是否好坏,是否有效,而是更注重结果,它们为学科造就的防线和结界被警觉的防范着,所以学生在长期接受这种规训后,一种固有的范式会深入他们的思想深处,学生逐渐的与外界其他学生,其他领域划清界限,同时这种固有范式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们的思维模式。我们都学过孔乙己,那个穿着长衫的人,逢人便问回字的四种写法,这就是当时科举考试模式规训下的一个典型的牺牲品。

这种规训模式导致了一种很明显的自己人和外人的划分界限,也使他们养成了一种犬儒主义的心态,在强大的这种教育模式的束缚下,人们的个人意识中充满着各种无奈和不得不的状态,虽然都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但是他们的自主性却被这种规训挤压的无影无踪,他们对自己的学习和生活充满了无力和无助,所以,个人自行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私人领地,这也就导致他们对外界的公共事物表现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状态,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冷漠。在现代社会中,在这种规训下的犬儒主义影响下,人们为了自我保护和生存而出现的冷漠,使公共生活和秩序出现着危机。

在接受了多年的教育之后,在职博士在知识理论方面更加专业,也就是说在职博士受到的教育规训更为深刻、彻底和规范,这就造就了他们更为强烈的自我规训意识,而这种规训无疑束缚了他们熟练自由的运用所学知识和再研究创造的能力。这对于学术的批判性和进步而言是很大的阻碍。很多学科和学校并不把批判精神纳入学生的教育范畴之内,既然批判教育并没有被规训教育所接受,那么在持续的刻板的规训教育下,批判主义就显得可有可无了,因而很多专家学者对所有的公共事务均是视而不见或者被动接受,从来不持批判态度。在职博士长期接受着这种刻板的规训教育,使他们对外界的事物漠不关心,甚至有些在职博士连实事新闻和报纸都不曾翻阅,这样其实并不是做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精神,而是刻板,不懂得创新和批判精神的学生。

中山大学在职博士在线报名
提交
关联文章 更多院校 »
热门文章 更多院校 »